Archive for 四月, 2011

沙加---------金色之勇,男性之纯,花开之厉

星期日, 24 四月, 2011

   文/枫之然
  不得不承认,这样的事实,很多人喜欢沙加。却很少人,去看沙加的内心,,沙加内心的波涛暗涌。空灵超脱,这是他们给出的答案,却看不到沙加激荡的热血,跳动的脉搏。也许,他们只对沙加抬头仰望,津津乐道他高深莫测。很少站在沙加人性的一面,真真切切为他考虑。沙加有鲜活的心,激荡的热血,他会犯错误,内心也会痛苦。那些沙迷,也许,他们是博爱者,是花痴者。另一些,是对沙加不解者,永远对他看不透,也永远不想看透。甚至,有些人认为沙加是“文官”,把沙加当成写成历史的见证者,旁观者。记住,沙加是战士,是用自己的鲜血来书写战斗的战士。那些人,他们从来都忽略车田所塑造的沙加。但是,我看见了,看见了沙加坚毅无畏惧的眼神,感受到沙加势不低头的气势,燃烧般的金色,迫人眼目,坚定不移的信念令天地为之变色。
    
  沙加很简单,沙加是战士,多了哲性的战士。如果非说沙加读遍古今中外历史书籍,哲学书籍,那么,作者车田是否读过。在创作圣之前,他有否潜心深入研究过古希腊神话?如果作者没有,那他笔下的沙加也没有,因为他塑造不出。
    
    沙加简单又复杂,沙加的复杂在于他独特的性格,车田也着重描写了沙加的这种性格。沙加是高傲者,认为自己可以和神媲美,直到碰见一辉,沙加才感悟到原来人的某些精神可以超越神,令神折服。沙加是坚毅的勇者,探索者,这使他不断抛弃不完善的自我,从而达到超越自我。沙加也是完美主义者,力求自身以及事物的完美纯洁,(参见沙加不让三人玷污处女宫),这里的纯洁是指作为圣斗士的身份和责任。
    
    但是很少人知道,矛盾才是沙加性格的重点,世上没有完美之事,这使他时常陷入需要选择的两难境地。貌似祥和平静的小宇宙下,是尖锐的内心矛盾和波涛暗涌的内心世界。这种选择之艰难,决择之痛苦,在精神上毫不逊黑撒与蓝撒之间的斗争。很贴切的比喻,如连绵阴雨天渴望看见晴空。两条平行线希望找到交点,这交点会带他进入理想的彼岸麽。是的,沙加是在追寻彼岸的理想世界。这就是沙加,永远希望找出第三条路,第三种选择。
    
    
    
    十二宫对一辉,他为何那样表现,一辉被天舞剥夺五感时曾经疑惑:“沙加,既然你拥有这么强的力量,为何看不出教皇是邪恶的?还是你明知道还是要帮他?”沙加“:……看来已经有答案了,我要让你无法说话。”沙加没有正面回答一辉的问题,而是避开,这已经可以说明,他没有想好。虽然他是最接近神的人,虽然他应该果断准确判断出谁是善谁是恶。但是,他显然没有答案。他是最接近神的人,最接近神的人也有困惑的时候。最接近神,不等于他甚麽都知道。这时候,两种选择,打或不打,真相很难辩明,怎么做都有可能错。是的,最后沙加选择了黄金战士该做的,守宫。就像真正的男人之间的开战,总需要一个理由,一个立场不同的理由,所以面对一辉沙加说“没有所谓绝对的正义…在我的眼中,教皇代表的就是正义……”,“没有所谓绝对的正义”只是是沙加对正义的看法,既不是说“我认为教皇邪恶的那面也是正义的。”也不是在说 “即使邪恶我也支持。”开战需要理由,男人之间开战需要立场不同的理由。就像在冥王篇,撒加对加隆,加隆想要赎罪的心撒加非常清楚,为甚么撒加还要不断提起以前加隆挑唆他犯罪的事呢。是的,因为开战需要理由,仅此而已。沙加给一辉最后的回答是:“我沙加是身穿黄金圣衣的,雅典娜的圣斗士,只为正义而战,决不为邪恶而战。”
    
    圣最精彩的一幕,冥王十二宫篇纱罗双树园一战,沙加是否明确知道撒卡修他们的隐情呢, 沙加显然没有明确知道撒卡修他们的隐情。沙加会感到有隐情,开始,他认定他们被冥斗士监视,在除掉冥斗士后,他一再逼问。但是,撒卡修坚持说是来取雅典娜首级,这之后,沙加已经没有犹豫,不再认为他们是被监视。但对于这个能力如此强的黄金来说,他仍有疑虑。 又是一次两难的境地,打或不打,放或不放,真相难辩,也许怎么选都会错。但这次,不光关系到女神性命,也关系到整个战局成败。处女座正经历内心巨大痛苦,他不会像撒加,因赎罪而无法选择。也不会像加隆,奉行在战场上只战斗,打完再评功过。是的,两条路怎样选,都可能让女神送命,打破黄金圣斗士的原则。
    
    这是处女宫沙加最后的矜持,内心撕裂般的巨大痛苦,决不比在黑蓝之间斗争的撒加少一分。战况没有给沙加考虑的时间,没有给沙加犹豫的余暇,撒卡修他们都在等着沙加的决定。面对昔日战友的血泪,没有半分的犹豫,半分的迷茫,此时沙加对自己信念的执着早已超越了一切。不让他们过宫,就意味着,如果撒卡修帮女神,而不是去杀女神,这麽做就是对女神有利一面的阻挡。战势千钧一发,这样做完全可能扭转战局让女神战争失败被杀。这就是沙加要承担的后果,这就是沙加要承担的罪则。在这种罪则面前,沙加作出了选择,不让撒卡修通过处女宫。
    
    那金色的光辉,那层层提升的小宇宙,层层盛开的莲花,逐渐压迫的震慑气势,让撒加这个对手也面露惊恐之色,能做到的只有沙加。
    
    这就是沙加,莲之洁,莲之厉。
    
    
    沙加的经典语录:“花开了,然后会凋零,星星是璀璨的,可那光芒也会消失。这个地球,太阳,整个银河系,甚至宇宙,也会有死亡的时候。人的一生,和这些东西相比,简直就是刹那间的事情。在这样一个瞬间,人降生了,笑着,哭着,战斗,伤害,喜悦,悲伤,憎恨,爱,一切都只是刹那间的邂逅,而最后都要归入永久的长眠中。”
    【引语】与佛的对话:
    
    “沙加,沙加……你为何感到悲伤?才六岁的你每日这样打坐,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忧心?”
    “今天又在恒河边,看到几具尸体飘走;但是在那河边,却有印度教的信徒在此沐浴……但是我看他们的样子,虽然活着,可看起来却又好像在求死……为何我生长的这个国家是如此贫穷?人们应该不只是为了痛苦与悲伤而诞生的吧?”
    “沙加,那对你而言是很悲伤吗?”
    “那是当然,谁要这样痛苦的人生?”
    “那是不对的。有痛苦,就一定有快乐;而反之亦然。美丽的花儿会绽放,但总有一天会凋谢;在这世界上的活物,不过是一瞬间的旅人……”
    “果然支配人类一生的,还是悲伤吧?只要活着,就算想要平复悲伤,不管如何寻求爱与喜悦——结果死却会将一切化为乌有……明明是如此,人类为何还被生下?明明永远还没有办法违背这完全的死亡……”
    “沙加,你忘记了吗?”
    “忘记了?!”
    “那就是——死不是一切的结束,死也不过是变化的一种……过去曾经在地上生存被称为圣人的人们,大家都是超越了死亡,沙加,你若能领悟到此事的话,虽然你出生为人类,但也可成为最接近神的男人……”